男男GAY故事:送外卖的男生为啥都长得这么得帅而且是个小鲜肉腹肌男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基友文学 发布时间:2020-09-14编辑:来源:www.nanrenz.net阅读数: 手机阅读

敲门声响了又响,简晓宁似乎听出了不耐烦,于是他一边大声说:“来了来了……”一边尽量迅速地去开门。但他迅速不了,因为他刚刚学着拄拐,老觉得使不爽,走起路来十分别扭。终于到了门边,从猫眼看出去,门外站着一个提着点心盒的男孩,他知道这是“爱琴海西点店”的服务生送他订的蛋挞来了,今天是他的生日,他没订生日蛋糕,只订了些蛋挞。于是就开了门。可开门后,他就怔了一下,这送外卖的男孩跟自己年龄相仿,白T恤、牛仔裤、蓝白相间的运动鞋,有一张俊朗的脸。这男生简晓宁竟然是认识的,只是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

 



一个月前,简晓宁跟着BF朱雨亮出去玩时,遇到了几个圈里的哥儿们,那些人中有人跟朱雨亮是朋友,但简晓宁却都不熟,只有一个叫小海的是朱雨亮的同学,他见过一次。后来他们就去了一个大排挡去吃烧烤,当时,这个送外卖的男生也在场。吃东西的时候他们曾坐在一起,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会天,知道这个19岁的男生跟自己一样在读大一,是小海的哥儿们,仅此而已。

此时站在门外的男孩见简晓宁有点发愣,就说:“简晓宁?这是你家?是你订的蛋挞吗?”简晓宁醒过神来,忙道:“是啊是啊。怎么‘爱琴海’是你家的?”听了这话,男孩一歪头,“地中海也是我家的,就怕世界人民不同意。我不过是暑假在打工。”说着,把回单递过去让简晓宁签收。

简晓宁没接那单子,说:“别忙啊,进来坐坐。”

男孩说:“你签吧,我还有好几单要送呢,没时间。”

简晓宁说:“就坐一会儿。”

男孩打量着简晓宁打着绷带的右腿,说:“误了时间顾客投诉,老板炒我,你帮我介绍工作?”

简晓宁笑道:“就一小会儿,哪里就被炒了。我整天不能出门,都要闷死了。”但他心里清楚,自己是有事情要请这个男生帮忙,就又问:“对了,你叫什么?”

“刘峥。”刘峥这样说着,还是走了进来。

简晓宁见了就高兴地去冰箱拿喝的。刘峥倚在窗台上说:“你忙活什么,看你栽栽楞楞的,我都眼晕。”

简晓宁还是拿了瓶可乐过来递给刘峥。刘峥把可乐放在窗台上说:“我们有规定,不能接受顾客的招待。”

“没什么顾客,都是老熟人。”

“老熟人你不知道我叫什么。”

简晓宁有些不好意思,说:“你怎么不坐,也是规定?不能在顾客家落座?”

刘峥说:“没错,现在我已经违反规定滞留了,回头你投诉我一家伙,就够我喝一壶的。”

“我什么人品啊,有那么衰吗……”简晓宁笑道。

“你的腿咋整的?”刘峥终于没动那瓶可乐。

简晓宁坐下来说:“前几天打篮球,摘篮板落地的时候,踩了一个哥儿们的脚,那哥儿们啥事儿没有,我却整成韧带撕裂了。”

刘峥说:“你的伤倒是挺专业。是技术太滥了吧。”

简晓宁没接这话茬,他沉吟了下说:“你还记得朱雨亮吗?”

“就那天见过一次。”刘峥说:“他不是你铁子吗?”

“是的。本来我们天天一起去球场玩的,可那天他没有去,所以我的球就打得心不在焉的,才把腿整成这样。”

刘峥听了,嘲笑道:“你也太腻味了吧,一天没见就这么肉麻?靠,可真受不了你。”

“可是,自那天以后,我就再也没见过他,打电话一直都是无人接听,我担心死了!已经一个月了,今天是我的生日,他连个电话都没有。你都不知道我这一个月是怎么过的。”简晓宁目光中满是迷茫和忧伤。

刘峥大大咧咧地说:“那就问问别人啊,他的家人朋友什么的。你们这种心思重的人真是没办法。”

“你不知道,他家不在这里,刚刚毕业正在到处打工,居无定所的,突然就没了音信,放你身上你不急?我韧带坏了,又不能出去找人,只能干着急,整得我睡眠都废了……”简晓宁黯然神伤。

刘峥到:“要是我,才不急呢,他都不给你的电话,你还这么腻味,干嘛啊?!”

简晓宁的脸上突然满是恳求的神情,他望着刘峥说:“你帮我个忙好吗?”

刘峥也望着他,“帮你什么?我又不认识你铁子……”$$分页$$

简晓宁点头道:“这个我知道,我想请你帮我问问那个叫小海的哥儿们,亮子跟他是朋友,他应该有亮子的消息,哪怕有个电话号码也可以……”

“你自己不会找他问?”

“我和他不熟,又没他的电话,所以联络不到他。拜托你了,你跟小海说,朱雨亮的铁子都快疯了,拜托他无论如何给点亮子的消息……”简晓宁的眼睛里已经泛红,“我真的……很想他!”

刘峥一笑:“你们可真是腻味。那等我有时间的吧,而且我跟小海也老不联系了。”说着就往外走。

简晓宁留他再呆会儿,他一边拉开门向外走一边说:“自行车在下面都没锁……”之后就消失在门外了。

简晓宁拄着拐杖来到窗前,看见刘峥取了自行车后,风一样飞上了车子,然后脱缰的马一样疾弛而去,给简晓宁留下了无限的迷茫。他觉得这个刘峥似乎不会帮他这个忙。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?他自己也说不清楚。他这个人似乎就像刚才他骑车的样子似的,是一匹脱缰的马,一去无回。果然就是这样。

三天过去了,那刘峥就仿佛是一块沉入水底的石头,不但没有了踪影,也毫无一点动静。其实简晓宁已经预料到了,他跟刘峥不过才见了两次面,熟都还没熟呢,何况那小子还给了他一个“脱缰”的印象,所以失望总是有的,但也不是很落寞。但是,他却时刻期待着刘峥突然会意外地打来电话。所以,一旦家里的电话响了,他能接就一定抢着接。但每次刘峥的声音都没在电话里出现。
第四天的早上,简晓宁实在耐不住,给刘峥打了电话。没办法,刘峥是他惟一认识又可以联络到的跟朱雨亮有一点关联的人,他必须要抓住他,就好像抓住一线生机一样。他没有刘峥的手机号码,他打的是“爱琴海西点店”的服务电话,还好,刘峥那时没有出去,就接了电话。

一听到刘峥的声音,简晓宁都有些感动了,似乎只要刘峥一说话,朱雨亮的消息就一定有了。可他依然失望。他问:“我拜托你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刘峥就有些含糊,“你拜托我的事?什么事?”

简晓宁有心理准备,所以只好耐着性子道:“就是找小海打听朱雨亮的事……”

刘峥顿了一下,似乎已经想起来了,“噢,我都给忘了,整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子。”

上一篇那些年基友遇到过的奇葩经历.avi深刻告诉我男人之间的友谊

下一篇返回列表

基友文学本月排行

基友文学精选